關於部落格
  • 809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英國系列報導II 亞洲藝術品在英國-學術展覽與市場

相較即將開始的倫敦拍賣所發表的消息:與Frieze博覽會同時舉行的佳士得、蘇富比等四家拍賣公司預估,此次秋拍將會有11千萬到15千萬英鎊的拍賣總額,高於去年拍賣結果的9400萬英鎊許多-這對Frieze或其他衛星博覽會而言,其實並不是值得高興的消息:不能否認拍賣在英國市場的巨大吸金能力,影響了中小型或年輕畫廊的生存空間。

 

另一方面,許多英國畫廊對亞洲當代藝術抱有高度關切,目前已有多家畫廊和亞洲藝術家有著代理關係:例如Hauser & Wirth代理張恩利、嚴培明、以及印度藝術家Subodh GuptaBharti KherLisson代理艾未未、李禹煥、最近還新簽約了巴基斯坦藝術家Rashid Rana(此藝術家曾於2006年台北藝術博覽會中展出)。而除了商業畫廊,其他當代藝術空間對亞洲當代藝術也相當重視,例如倫敦的Parasol unit即將在今年Frieze博覽會期間舉辦楊福東個展,也曾舉辦過束芋(Tabaimo)、曾根裕(Yutaka Sone)等日本藝術家個展,牛津的Modern Art Oxford甫結束韓國藝術家楊海固(Haegue Yang)的個展,該展吸引不少倫敦畫廊業者注意,已有畫廊提出合作意願。

 

同樣甫才結束的,是柏明罕Ikon畫廊的田中敦子個展「連結的藝術(Atsuko TanakaThe Art of Connecting)」,這是英國首次舉辦這位日本具體美術協會代表藝術家的大型學術展覽,展出包括了早期運用紙和布料完成的拼貼、聲音裝置等等作品。Ikon畫廊可稱為英國最致力於介紹亞洲當代藝術的美術館,曾經舉辦過張恩利、徐震、楊振中、丁乙、日本藝術家高嶺格(Tadasu Takamine)、藤本由紀夫(Yukio Fujimoto)、池田亮司(Ryoji Ikeda)、河原溫(On Kawara)等個展。

 

 

Ikon總監Jonathan Watkins訪談

1999年開始,Jonathan Watkins被任命為Ikon畫廊的總監,讓Ikon的展覽呈現了新的氛圍。這位曾工作於蛇形畫廊(Serpentine Gallery),並擔任海華畫廊(Hayward Gallery)、泰德美術館的客席策展的策展人,分享了他對在英國亞洲藝術展覽的看法。

 

問:Ikon2000年起舉辦多次亞洲藝術家個展,請問Ikon是如何對亞洲當代藝術感到興趣?而您又如何選取藝術家呢?

Jonathan Watkins(以下簡寫為W):Ikon能夠致力於介紹亞洲當代藝術,始於我1988年擔任悉尼雙年展(Biennale of Sydney)總監時對亞洲當代藝術的研究,當時為了策劃悉尼雙年展,我第一次到了中國、日本、韓國、泰國、菲律賓,這些旅程打開了我對這些區域藝術創作的認識,我也發現亞洲當代藝術是如何特別,這對我如此常的策展經歷而言,是一個萬萬沒有料想到的過程。現在,我再也不會忽視亞洲當代藝術的發展。

 

至於如何選取藝術家?……說穿了,這很大一部分是非常個人的,也就是我選取那些我喜歡,那些對我而言是對現在全球文化對話文本中非常迫切、有意義的藝術作品,如果可能的話,我企圖在這樣的對話中,說出那些過去沒有被談論過的事情。關於這些展覽的研究,通常是非常沒有系統的,或是無法言喻的……

 

問:或許基於這個原因,我覺得Ikon所呈現的亞洲藝術家,有著非常寬廣的輪廓,例如在您個展張恩利的同一年,也邀請了徐震特別在Ikon製作了一些項目,而另一方面,您也介紹像是高嶺格、藤本由紀夫、池田亮司,屬於新媒體的日本藝術家。對於這幾年來亞洲當代藝術家的發展,您有怎樣的想法?您覺得他們和西方藝術不同之處在哪裡呢?

W亞洲有非常多、非常傑出的藝術家,但是如果企圖用國家的概念去定義、解釋他們,將註定要失敗,因為當我們研究時,會發現其中的複雜性,還有每個藝術家極其不同的個性。每個藝術家從某個地方出發,表現了歷史與政治的指涉,像是中國藝術家,無論他們喜不喜歡,在某個程度上他們的作品都被文化大革命遺留下來的遺跡所形塑,這就像是每個英國藝術家都意識著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果。這些因素製造了差異,有時候非常明顯地,有時候非常隱晦。

 

問: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英國能夠理解亞洲藝術家的文本嗎?對於這些亞洲當代藝術的展覽,英國普遍存在著怎樣的反應?

W說實話,英國的觀眾和收藏家對於亞洲當代藝術並不熟悉,我覺得去改變這樣的狀況,去讓英國人清醒、意識到西方世界以外的世界有著怎樣豐富的藝術表現,是非常重要的。當然,對每個地方的觀眾都是一樣,需要時間去理解那些他們所不曾熟悉的藝術,開始讓他們認識亞洲當代藝術家。無論如何,這個世界是廣大且需要我們的擁抱,尤其是在這個快速全球化的時代裡。我們將永遠不可能再回去以國家區分出整齊、分離的藝術史。

 

問:那您覺得Ikon的這些展覽有幫助亞洲藝術家在英國的市場嗎?

W我支持透過美術館或獨立藝術空間的展覽,來刺激當地藝術市場,這就像是對於藝術家的一種支持-無論是當地的、國家的、甚或是國際的,但是這些展覽必須沒有基於金錢利益的考量。當然,市場肯定跟隨著市場潮流,但是我認為,更為深刻、更為哲理的藝術作品,是更值得投資。市場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藝術的非市場價值,也同樣重要。

 

問:現在,英國的拍賣是當代藝術市場很重要的指標,也有很多中國藝術家的作品不斷出現在英國的拍賣會上,儘管這些作品和藝術家的名字都是非常重複。您認為對於英國市場而言,現在是期待新的中國藝術品、並且準備好接受他們的時候嗎?

W藝術市場向來是重複、並且保守的-市場總跟隨著市場潮流走-但是,這不應該被視為整個文化潮流的指標,或是去直接影響正在發展的藝術創作。其實,還有許多中國藝術家的潛力是無法忽視,而且非常吸引人的,我相信不久的將來,英國市場就會反應這些潛力。總之,最好的藝術家不需要擔心,市場自然會有所表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