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BRIDGE

關於部落格
  • 8018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英國系列報導I Frieze博覽會-地域與領域的擴張與亞洲畫廊的表現

 

八月份開始更為明顯的歐美債務危機,是否會影響到國際秋季藝術市場值得觀察,但是在五月底,今年邁入第十年的Frieze博覽會宣佈2012年開始將擴展版圖到紐約,並且在2012年十月份博覽會期間同時舉辦現代藝術博覽會。Frieze博覽會自成立以來快速地成為歐洲區最重要的博覽會之一,並帶給時間與地域皆鄰近、時間悠久的巴黎FIAC博覽會、德國Art Cologne博覽會(筆者註:Art Cologne已改為每年四月份舉行)競爭與壓力。Frieze博覽會總監Matthew Slotover Amanda Sharp並每年進入ART REVIEWPOWER100名單中。就銷售成績而言,Fireze提供歐洲品味的藝術平台,去年2010年銷售表現可圈可點,像是Damien Hirst的作品快速地以350萬英鎊賣出,紐約David Zwirner畫廊也已85萬英鎊售出Luc Tuymans的繪畫作品,Marina AbramovicAnish Kapoor也都在Lisson畫廊中售出。亞洲藝術家方面,曹斐在維他命空間的個展「608房間」作品整個賣給了歐洲的美術館。

 

 

Frieze的特徵與影響力

2010年亦參展的長征空間展出的是沒頂公司個展,當時各方盛傳展出作品最後全數售出,再加上維他命空間的曹斐展位由歐洲美術館收藏,可說兩家中國參展畫廊成績斐然。長征空間盧傑接受電郵訪問時表示:「長征空間參加Frieze博覽會到今年已經第四年,每次參展帶去倫敦的藝術家都有所不同,例如2008年是郭鳳怡、林天苗兩位女性藝術家的聯展,09年是的展望、楊少斌、張慧三位的聯展,去年是沒頂公司個展,而今年將是汪建偉、吳山專、劉韡、沒頂公司的四人展,每一次的作品選擇和展位設計我們的團隊都非常用心,可以說銷售的情況是一次比一次好,去年的展位外界傳言我們都賣光了,我想這是事實。」對於Frieze博覽會的前衛性以及接觸的藏家、策展人的特性,盧傑表示,無論如何,地域性的差別一定存在,但是還是逐漸促進學術展覽與商業行為的可能,「不少策展人、評論家都會來看。……所謂前衛應該是一個相對概念,Frieze博覽會應該說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當代藝術博覽會……這幾個國際頂尖博覽會通常都有非常鮮明的除商業以外的吸引力,或者說特徵,而這些特徵支撐他們在當代藝術生態裡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國外畫廊對中國當代藝術一直是懷有興趣的,畢竟這麼大的經濟體,很多的事情都在跟中國發生關係,中國當代藝術從市場的角度也一度有過傳奇經歷』,也有一些畫廊展開了與中國藝術家的合作關係,比如張恩利與Hauser & Wirth的合作。

 

除中國畫廊外,日本參展畫廊雖時有增減,但Taka Ishii和小山登美夫畫廊是Frieze博覽會的堅定成員,2008Taka Ishii和小山登美夫畫廊分別介紹了實驗工房藝術家與物派代表之一菅木志雄,想必對於這一波國際市場對日本具體派與物派的關注,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Frieze的觀念與新動向

Frieze博覽會即將邁入第十年之際,筆者訪問了博覽會總監Matthew Slotover,深度了解Frieze明年的新計畫,以及Frieze博覽會對於亞洲畫廊與市場的看法。

 

問:Frieze博覽會已經打造為學術性的歐洲藝術品味的博覽會,這個風格在眾多博覽會中獨樹一格,去年Frieze博覽會並在規模上和銷售上都達到重要的成功。您認為來到Frieze博覽會的收藏家是否在尋找在其他博覽會看不到的作品?

Matthew Slotover(以下簡寫為S):Frieze博覽會是非常當代的博覽會,我們並且把藝術家作為我們企劃的中心(筆者註:例如博覽會圖錄是以藝術家編排),所以Frieze博覽會成為了並不只是為了交易,且注重藝術如何被討論和創作的地方。我們並且透過Frieze Projects項目委託藝術家為我們量身訂做獨特的作品,並且邀請許多藝術家與學者參加Frieze Talk講座。而更多畫廊為了回應我們的想法,特地在他們的展位中製造了獨特展示,尤其是去年,有非常多的畫廊選擇製作藝術家個展,這樣能夠讓藏家對藝術家的作品得到獨特的綜覽,尤其是Frame特區,我們介紹全世界各地年輕畫廊與收藏家認識,畫廊們介紹具有潛力的年輕藝術家,讓收藏家在Frieze博覽會中能夠挖寶,能夠真正親身去發現。總之,Frieze博覽會帶給收藏家在其他地方他們無法看到的新作品和新藝術家。

 

問:明年您將開始兩個新的博覽會。請問Frieze Master的誕生是因市場需求以及近來現代藝術拍賣的表現嗎?若談到形式,Frieze加上Frieze Master,確實和紐約的Armory.有些相近。您會如何在原有的Frieze外呈現Frieze Master?你又有怎樣的策略有別於Armory呢?

S:明年,Frieze博覽會就要十歲了,我們和收藏家之間的關係也因為時間而建立發展,而我們也逐漸發現收藏家所收藏的並不只有當代藝術。也有些新來到Frieze的藏家他們期待看到更豐富的多樣性。同樣的,藝術家也是,藝術家不會認為自己的作品是孤立於歷史之外,相反地,他們也期待他們所創作的當下對話,能夠被放在歷史的文本中回應與操作。Frieze Masters會是和原有的Frieze分開的博覽會,地點會在現在公園的對面,建築家Annabelle Selldorf 已經被我們委託設計Frieze Master的建築,建築將會區分兩個博覽會,但也會帶來當代的氛圍,以區別其他的現代藝術博覽會。Frieze Master不會只有現代藝術的畫廊參展,它將包括由古董到2000年的藝術品。

 

問:那紐約的博覽會呢?您還沒有提到。時間上您會配合近年來十分活躍的紐約畫廊週嗎?架構上和現在的倫敦Frieze一樣嗎?參展名單是否有雛形了呢?

SFrieze New York已經受到相當熱烈的報名,評審委員將會在秋天時見面討論,在年底,我們將會公佈確定的參展名單,而我們也非常非常期待成為紐約藝術世界中的熱點的一部分,並且期待由我們為這個全世界當代藝術最興奮的城市帶來更多國際視點。架構上,Frieze New York將會承襲和倫敦類似的架構,除了有主畫廊區,也會有Frame這個介紹六年以內的畫廊專區,另外我們也將會成立一個稱為Focus的新展區,由2001年後成立的年輕畫廊提出由三位畫廊代理藝術家的展覽計畫。

 

問:在亞洲展商方面,Frieze現在有兩個固定的參展畫廊,而日本則有已經參展多年的Taka Ishii和小山登美夫,就我個人的觀察,Taka Ishii和小山登美夫參展Frieze的策略和參展其他博覽會並不大一樣,請問他們的市場反應如何?您認為來到Frieze的收藏家對於亞洲藝術熟悉嗎?並且是否已經準備好迎接亞洲藝術品呢?

SFrieze很高興我們可以吸引廣大範圍的國際收藏家,世界各地與亞洲藝術家、畫廊的大幅曝光,表示我們的收藏家也正在增加他們對來自中國、日本、以及其他各地的藝術品的知識與興趣,我們也非常高興這些畫廊在我們的博覽會中進行特別的展示,例如Taka Ishii經常在他們的展位中加上建築設計的要素,而維他命空間經常舉行特別的表演以及裝置項目。我相信這些都會替他們帶來成功,不只是銷售上的,以及吸引美術館與策展人的興趣。

 

問:在倫敦拍賣會上總是會出現中國藝術家的作品,但是總是相同的名字與風格,你認為Frieze的收藏家是否希望看到新的中國藝術家,並且是否已經準備好了呢?

S:我相信在我們博覽會中所展出的中國畫廊必定和平常的拍賣藝術家不同,而且我想這是來到Frieze的藏家正在尋找的。

 

問:那可以請您分享他們的銷售成績嗎?或是在Frame裡的亞洲畫廊?

S:很抱歉我們通常不對畫廊銷售成績提出評語。在Frame中年輕的畫廊可以在博覽會中重要展示,我們很高興Frame可以持續介紹全球的新興畫廊,包括亞洲的,也包括更多令人興奮的區域,例如南美和印度。

 

問:那你是否還希望吸引更多亞洲的畫廊前來參展?或是僅有少部分亞洲畫廊能夠通過您們的審核呢?

S:的確參展報名的競爭非常激烈,而我們也試著去得到各個區域的一個平衡,我們希望能夠在未來幾年中展示更多的亞洲畫廊,並且希望與這些畫廊對話,但是,在中國和印度的藝術界裡有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的代理制度不夠完全,所以對我們來說,究竟哪一些畫廊和哪一些藝術家之間有最為親近的合作關係,是很難判斷的,如果這個情況能夠改變,我們評選畫廊將會更為簡單,並且也更清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