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BRIDGE

關於部落格
  • 8018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實文件Faithful Documents-日本當代寫真 展覽回顧


實文件
Faithful Documents-日本當代寫真 策展專文(節錄)

「實文件-日本當代寫真
Faithful Documents—Japa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的「實文件Faithful Documents」一辭,來自於2007年驟逝的美國紐約MoMA攝影部門策展人John Szarkowski (1925-2007)1976年策劃改變當代攝影觀的William Eggleston個展中的策展論述:

……I have, however, visited other places described by works of art, and have observed that the poem or picture is likely to seem a faithful document if we get to know it first and the unedited reality afterwards – whereas a new work of art that described something we had known well is likely to seem as unfamiliar and arbitrary as our own passport photos…….


John SzarkowskiWilliam Eggleston的作品帶到MoMA展覽,成為了歷史性的一刻,因自此開始,當代彩色攝影跳脫了單純紀實或家庭照片的功能,得到更多觀念性的詮釋,也經過再現構築跳脫原始文本,納入當代藝術的範疇之一。若將「實文件」的意涵放置在日本攝影中觀看,必須先檢視日本戰後攝影的幾個進程:土門拳(Domon Ken)和東松照明(Tomatsu Shomei)的社會寫實時代、到森山大道(Moriyama Daido)和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的Provoke時期,強調攝影中主觀視點和個人化表現、緊接著是荒木經惟(Araki Nobuyoshi)將攝影中的個人化轉化為私人化的私寫真紀錄,尤展現日本文化中特有的性而獲得歐美評價、此私人化之後又衍生出少女攝影家的Hiromix、長島由里枝(Nagashima Yurie)、蜷川實花(Ninagawa Mika)等人,將私寫真轉為帶有某種流行語彙的純真性。儘管現今少女攝影家的熱潮已經過去,而藝術家如蜷川實花也已跳脫純真性的侷限轉化出更強烈的表現,但是這樣的90年代對於日本當代攝影是極為重要的-從此攝影和當代藝術的影像表現結為一體,正如1976年之於美國攝影的意義(暫且不論日本當時已有如杉本博司Sugimoto Hiroshi這樣旅居國外的當代攝影家)。

此展提出實文件Faithful Documents一辭,其實反是在當代影像潮流中再次提出當代攝影的「紀實媒體」根本本質,同時探討攝影(或說影像)這一個媒介在數位時代中歷經的主觀性、客觀性的弔詭衝突,同時回應台灣當代藝術中影像數位技法的顯性表現;實文件中的作品儘管視覺以紀實、古典、簡單的形式再現現實,影像本身的觀念、視覺本身的趣味和觀看方法的變革已改變作品的本質和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