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BRIDGE

關於部落格
  • 8018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策展文 ] 續‧彩虹

一篇策展文章居然從冰川清的「虹色舞曲」談起,真是太不倫不類了。日本的藝術界大概只有荒木經惟這樣不倫不類的人,才願意在公開場合談論演歌、談論八代亞紀。因為這些話題對藝術而言,實在是太不入流、太有損藝術價值了。

但是,為什麼冰川清的出場,立刻拉起紅白歌唱的收視率,上升了幾乎6個百分比?為什麼去年「虹色舞曲」專輯在日本銷售會超過16萬張呢?

 

我思考著,我們是否太高估藝術的價值,讓它高潔到過度獨立於真正的社會價值之外?而我們被教導接受的藝術價值,又是如何被建構、被認可的呢?

 

 

世界因為有價值的建構方能運作,這個價值包括時間、曆法、法律,甚或交通中無形的規範、人類生活中的禮儀倫理。現在的人類很難想像沒有刻鐘的時間、沒有月份的日子、沒有路線的交通,這些人類所憑藉的價值已被抽象置入所有日常中,可見卻又不可見。價值的建構,來自於人類對優先順序的取捨,以及對方便的定義,在現今的價值體系中,人類被教導以最「普遍」的價值作為判斷標準,久而久之,人類喪失了反省「價值正確性」的動力。

 

藝術創作的價值標準-並非指藝術品的價值或價格,而指藝術家選擇如何創作、創作什麼的價值判斷,不外乎來自於個人經驗、文化傳統以及社會環境。在日本,將彩虹作為內容創作的藝術家並不多,因為在日本文化中彩虹「可見但不可及」、「稍縱即逝」、「失去的美麗」的意象,有著更為主流的無常觀:「祗園精舍鐘聲響,訴說世事本無常;娑羅雙樹花失色,盛者轉衰如滄桑。驕奢淫逸不長久,恰如春夜夢一場;強梁霸道終覆滅,好似風中塵土揚。(平家物語)」日本對彩虹的價值感覺,近乎流星般薄弱。

 

但是,現在的日本正面對著轉變,長期蕭條迫使社會開創所謂「B級文化」,加上韓流、台流、中流相繼潛入,紛紛震撼了精緻、「上品」的日本文化價值。而政治、經濟上菅政權岌岌可危,為防止經濟繼續衰退日本終調寬外資政策,結果20111月股市有高達140億美金、相當2010年全年外資的巨額外資流入,創下1993年來最高歷史紀錄,外資並在日本國內大量併購商業及山林用地,讓日本陷入開放優劣的爭辯之中,長久支撐日本的民族情感也面對劇烈拉扯。

 

價值毀壞中的日本。平家物語與虹色舞曲共存的日本。

 

 

本展「續彩虹」刻意選擇日本文化中價值感薄弱的彩虹為主軸,由「失去與彼方」、「可及與不可及」、「文化與次文化」三子題呈現日本當代藝術表現,同時選擇能夠引起反思傳統藝術價值的藝術家,討論藝術體系的價值意義。

 

 

失去與彼方

彩虹是滿溢的,卻也是空虛的。我們可以在世界各處看到同樣的彩虹,卻無人可以真正擁有它,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如此喜歡Over the Rainbow這一首歌,因為彩虹是一個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從何而去的幻影,是一個永遠與我們保持距離的彼方。

 

關於彩虹的彼方感,我選擇楢橋朝子、大竹利絵子兩位散發「非現世」氣氛的藝術家。楢橋朝子(NARAHASHI Asako, b.1959)的〈水中的半夢半醒(half awake and half asleep in the water)〉系列受到英國著名攝影家、攝影學者馬丁帕爾(Martin Parr)的高度評價,是她最具代表性的系列。〈水中的半夢半醒〉雖然停留在寧靜的表面-水的表面、陸地的表面-但卻把表面下的騷動完全拍下-楢橋朝子的攝影是一種關於「好像要發生什麼,但什麼都還沒發生」的預兆,在明亮的白日中呈現隱晦卻龐大的情緒,恍惚遊盪在此世與彼世之間。大竹利絵子(OTAKE Reiko, b.1968)的雕塑則寧靜到散發令人悲傷、甚或恐懼的非現實感。運用樟木雕刻出的微小女性形體,在無色、無動作的靜止中呈現一股童話般的失落。緊抓住鳥兒的女孩(〈Tori Tori2011〉)似乎絕望地往不可及的彩虹邊際飛去。

 


圖片 小林史子將在台北製作兩件裝置作品,圖為於水戶藝術館展出風景


小林史子(KOBAYASHI Fumiko, b.1977)打破我們對日常物件與藝術生產的價值,她到世界各地、運用當地發現的素材創作,在既成物原則上加入有如潛意識的夢境風格,那些被堆滿、被排列的日常物件像是將前往何處旅行、或從何處旅行歸來的旅人,一如小林史子本身的遊牧個性。小林史子是近年受歐洲、日本矚目的藝術家,目前在水戶藝術館與謝素梅、土屋信子等藝術家共同參與群展。小林史子將於台北製作兩件裝置作品。

 

 

可及與不可及

与謝野晶子曾在詩句嘆問,「仰望見得的彩虹究竟是可及或不可及之物?」(与謝野晶子《小扇》)可及與不可及是日本藝術中廣泛討論的議題。袴田京太朗(HAKAMATA Kyotaro, b.1963)的雕塑追求沒有固定形體的煙霧、黑暗,或是植物、生物、人體不可見的內部,以雕塑讓我們重新感知無法認知的形體。新作〈擴散Scatter〉系列讓明快的色彩、輕鬆的素材在空間內繁衍,而繁殖出的片斷其實可再重組出與雕塑一模一樣的形體,不禁令我們想起「影子」這可及卻又不可及的存在-袴田京太朗的雕塑介於固定/活動、永恆/暫時之間。水田寬(MIZUTA Hotoshi, b.1982)的繪畫同樣具有此暫存概念,但在題材上他選擇描寫真實世界,也就是日本藝術特徵之一的日常。日常在水田寬線條的重複、色彩的層疊下呈現近乎透明的狀態,以及一種稍縱即逝的美感,此次展出的〈人行道(Sidewalk),2010〉是2010年東京都現代美術館年度展「MOT Annual:裝飾」的參展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