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BRIDGE

關於部落格
  • 8018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MoMA新摄影专题 ] 专文 最后之后 - 纽约现代美术馆 ” 新摄影 ”

最后之后——纽约现代美术馆新摄影脉络

Last of The Last – The Progression of MoMA New Photography

 

〈摄影作为当代艺术〉(The Photography As Contemporary Art)作者夏洛特·科顿(Charlotte Cotton)曾在2007年表示,传统摄影的最终阶段的艺术摄影家已经出现,就某种意义而言摄影的一个时代已经结束。当她说出这句话时,二十世纪摄影推手的约翰·萨考斯基(John Szarkowski)与泰德·哈特威尔(Ted Hartwell)相继过世,摄影似乎正式进入世代轮替的时刻。但是,由萨考斯基建立起的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新摄影New Photography)展览项目,依旧继续发掘摄影的新表现。

 

菲利普·洛尔卡·迪卡西亚(Philip Lorca diCorcia)、里涅可·迪克斯塔(Rineke Dijkstra)、沃尔夫冈·提尔门斯(Wolfgang Tillmans)、托马斯·德芒(Thomas Demand)等至今仍发挥深刻影响力的摄影家,都是新摄影曾经展出的摄影家。新摄影是纽约现代美术馆最长期的展览项目之一,也是当代摄影界指标性的年度展览

 

 

新摄影成立的背景

要了解新摄影的影响力,必须了解纽约现代美术馆之于当代艺术的重要性。二次大战后,纽约作为艺术、时尚、新闻、广告的发祥地,而与这些产业、文化息息相关摄影自然与纽约产生不可切割的紧密关系,纽约与摄影的发展历史密不可分。1955年,MoMA举办世界巡回的人类一家The Family of Man)摄影展,当时正是MoMA摄影部创立四十周年,也是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在就任摄影部部长七年后筹划的大展。史泰钦从世界各地收集而来的两百万件作品中,挑选出来自68个国家的273名摄影家的503件作品,这些庞大的摄影作品展开摄影意义上的重新辩论。两年后,威廉·克莱因(William Klein)的《纽约》(New York)出版,又过两年,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的《美国人》(THE AMERICANS)出版,摄影不断在纽约继续她的脚步,最后在1962年萨考斯基接任MoMA摄影部部长时,开启新的时代。

 

萨考斯基继任摄影部部长后,奠定MoMA发掘摄影新表现的传统。1967年,萨考斯基策划新文件New Document)一展,可说是后来新摄影的最前身,当时展示了李·佛瑞兰德(Lee Friedlander)、加里 ·温格兰特(Garry Winogrand)、戴安·阿巴斯(Diane Arbus)等人的作品,这个展览为摄影开辟出一条与传统纪实摄影不同的社会风景,也就是萨考斯基经常提到了纪实风格documentary style)摄影。

 

1971年,戴安·阿巴斯自杀身亡,1972年萨考斯基带着追掉之意为她于MoMA举办大型回顾展,1976年,萨考斯基又毅然决然展出当时默默无名的威廉·艾格斯顿(William Eggleston),开启未来成为美国当代摄影主流的新彩色摄影。1978年,萨考斯基策划镜与窗Mirrors and Windows)一展,萨考斯基将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Alfred Stieglitz)以摄影作为自我表现手段的摄影家称为镜派,而以尤金.阿杰(Eugene Atget)为首将外界现实摄入作品中的摄影家称为窗派,定义了摄影两大脉络。

 

但在进入80年代后,纽约诞生更多不同的摄影潮流,相关的艺术机构也已纷纷成立(ICP纽约国际摄影中心于1975年成立),百家齐放中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威廉·韦格曼(William Wegman)、罗柏·梅普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等优秀摄影家的首次展览几乎都已不在MoMA发生。在摄影广泛受到学术、商业注目、以及摄影本身的可能不断扩张下,MoMA逐渐无法以传统的摄影展发挥其影响力,有鉴于此,萨考斯基于1985年设立新摄影展览项目,希望一年一次从全世界挑选具崭新表现但未成名的摄影家,以扩展MoMA摄影展览的内容、跨越国家局限,继续提出摄影的新潮流。

 

 

新摄影的三个阶段

1985年开始的新摄影至今已举办20届(19992004年因MoMA改建未举办),笔者认为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1985年到1991年奠定期、1992年到1998年摆荡期、2005年至今的扩展期,这些阶段区分除了主导者的风格外,也不容忽视纽约及国际大环境改变所造成的影响。

 

1985年到1991年,萨考斯基仍为MoMA摄影部部长,萨考斯基认为纯粹的摄影是一种可诚实描述在一个既定时间点下、透过矩形框架以一种特定观点观看事物的影像产生系统,从1980年代以来,一群摄影的新世代已经将传统的纪实表现导引到更为个人化的表现,但是这些摄影家的目的不在改造摄影,却是在重新了解摄影。作为新摄影的创办者,萨考斯基的思考是新摄影主要方向-新摄影的最大目的是在重新了解摄影,而并非改造摄影,这点和之后笔者将论述的新摄影的最大意义是在延续摄影的生命息息相关。

 

1986新摄影策展论述中萨考斯基提到:「古典模式的纪实摄影假设外表是有意义的,并且假设观看一个景观和理解它的意义之间,是有直接且明确的关系……,但是近几年来,许多年轻摄影家已经使用纪实风格来挑战这个假设。」从上述文字可看出,尽管萨考斯基对于摄影的观点是开创的,他仍强调摄影的诚实记录,并且仍将摄影创作者定义在摄影家

 

1991年,MoMA摄影部由萨考斯基交到了彼得·盖洛斯(Peter Galassi)手上,当时纽约艺术环境正历经蜕变:画廊从苏活区移转到雀尔喜、画廊空间扩大好几倍,以当代艺术为主要交易对象的艺术市场开始兴起,因此大多数艺术市场指数(例如法国artprice指数)都以1990年作为基准计算-1990年初期可说是当代艺术发展的新阶段,摄影为了对应艺术市场与学术需求也开始扩展自己,在盖洛斯接任摄影部长的同年,他策划了在地舒适的的欢愉与恐惧Pleasure and Terrors of Domestic Comfort)一展,展出由艾格斯顿展至南·戈尔丁(Nan Goldin)、洛尔卡·迪卡西亚、舍曼,可说是回顾萨考斯基所建立起的传统,并往作为当代艺术的当代摄影范畴走去。

 

1992年,盖洛斯亲自操刀新摄影策展,并在当时新闻稿中表明未来将扩展新摄影广度的决心,当年盖洛斯共选八名摄影家,其中包括日本的柴田敏雄(Toshio Shibata)。1992年到1998新摄影的第二阶段中,国际摄影家逐渐增多,摄影和当代艺术之间的界线也越来越模糊,例如1993年有来自旧苏联的鲍里斯·米哈伊洛夫(Boris Mikhailov)、甚至19961997年所有摄影家都来自美国以外,而作品不以摄影为最主要的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雷切尔哈里森(Rachel Harrison)、维克·穆尼斯(Vik Muni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