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BRIDGE

關於部落格
  • 8018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評論 ] 新的一代正在來臨?

如果我们从绘画的立体性与平面性而论,关口正浩与和田真由子的作品皆具有双向解释的可能,和田真由子的装置性绘画,塑料布的转折在穿透材质与素描的构成下成为如同幽灵般的存在,另一批省略了木条的作品却在塑料布内包含了木质合板,经过合板的支撑构成塑料布如衣物悬挂墙面的形状。和田真由子似乎企图藉由无色、无味来驱逐作品本身作为立体三次元本质,并且说明绘画成为皮膜的可能如果绘画的生成来自绘画表面的平面性,当我们直接拎取这些平面性会产生何种情况?这些宛如立体造型的存在其实是绘画最原生的皮膜。

 

另一方面,若我们将人类对皮膜的感知无限放大,关口正浩利用颜料皮膜所生成的平面绘画反而是立体的堆砌,此次展出作品皆以两幅为对,乍看之下几乎完全相同的两张绘画,其实作为画布与皮膜的角色是互相颠倒的,当细看画布与皮膜的接口,则能感受到绘画作为油彩、画布、质感、层次、厚度最低限的紧张感。在关口正浩的绘画行为中,当将皮膜的意义膨胀至多层平面、多个物体,甚至将颜色亦膨胀至多层平面、多个物体的同时,他却将艺术家作为平面与物体的生产者的因素(性格、情绪、好恶等)降至最低。

 

此处点出了两位艺术家的另一共通点,即透过复杂的绘画行为后将艺术家本身的姿态抽离-绘画似乎成为了自主生成与排泄的系统。

 

位于画廊中央贵志真生也(Maoya Kishi)的装置作品则透过绘画、雕塑、建筑的基本材质的组合,做了一次生成等同于排泄的巨大演出,笔者认为这件作品是惊心动魄的,若当我们意识到艺术生产作为人类的一种排泄物,以及大多数的艺术生产最终仅能以排泄物告终的事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