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BRIDGE

關於部落格
  • 8018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評論 ] 木村友纪 Yuki Kimura:无题Untitled

此次日本艺术家木村友纪于Izu Photo Museum的个展无题(Untitled,是她继去年于广岛Daiwa Viewing Room、东京Taka Ishii画廊个展后,继续使用拾得照片(found photo)与装置,对图像与摄影意义进行考察的展览。日本评论家清水穰曾对她的作品提出「既成物摄影(ready-made photography)」的概念(出自Daiwa PRESS 9 Viewing Room图录),这不禁令人想起今年纽约现代美术馆的新摄影展览,展出将影像视为既成物并拍摄之的摄影作品,即为借自(borrow from)摄影的摄影,但是有趣的是,新摄影中艺术家使用的既成物,都是摄影史与大众文化中「成功的」影像认知-例如希区考克的电影剧照、杂志一再出现的服装秀快照等等,相较之下,木村友纪的既成物,都是「失败的」影像认知-包括不知何处而来的石墙、失焦的聚会快照等等。

 

我们如何去欣赏、记住失败的影像认知,也就是那些无码的图像?这些无码的图像在被丢弃后又被木村友纪拾回,但是木村友纪并非想要表现其中的怪诞或滑稽,木村友纪反而将这些失败的影像认知从摄影中分离,手法包括她经常使用的切割(长方形影像中切割出门框)、包裹(以木纹照片包裹桌子,或是此展中将影像贴于桌子表面),在打乱摄影与物件的定义之际,让我们省思我们过于依赖以摄影为前提的影像认知:影像最重要的若为影像本身,那摄影就为次要,那从摄影中渗出的影像,应与室内家具的表面纹路并无分别。

 

更者,在我们过度信赖影像(以及摄影)之际,影像不但没有将世界呈现给我们,反而以自身取代世界呈现在我们眼前,因此,木村友纪把我们遭受影像篡位的真实,再次呈现于我们眼前-此展中首次出现的盆栽不但挑战了影像与真实间的关系,并因盆栽的些微不同,而在影像作为证据的外延意义上制造了落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