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評論 ] 陈晓朋:过渡/映射(Transition/Mapping)

便捷让人类忽略交通的本质,作为交通的转运点,无论是台北共建车站、或是香港赤腊角机场,由它们伸展出的实质交通隐形成为地图上的虚线,但它们的形式却显性繁衍,持续在世界各地复制。形式,掩盖了实质。

形式的显性,演化出类型学的艺术类型,也促使原本主张以形式抛开窠臼的形式主义,反而成为形式的继承人。如果我们意识著交通(与全球化)、艺术中的形式问题,便能解读陈晓朋的过渡/映射Transition/Mapping)。

 

陈晓朋生于台湾澎湖群岛,历经台北、纽约、洛杉矶、墨尔本、苏格兰的居住经历,自旅居墨尔本起,陈晓朋将她的抽象几何绘画与地图连结,这个转变无疑与她的移居经验有关,2008年于墨尔本完成的「Finding Series2007-08」将墨尔本交通图、城市鸟瞰图重新绘制,对于艺术家而言,这是艺术家透过她能支配的两种方法-交通与艺术,认识陌生的外在世界。但是很快地,陈晓朋将地图中再现的现实世界转化为线索,将外在转化为内在,「Melbourne Series2007-08」中陈晓朋以系统法创造出一种唯有她能解读、应当被视为文字的符号。

但是,此时绘画中的沟通仍旧混沌不明,如同文字必须经重复使用才能证实它所指涉,陈晓朋的企图必须等到「Mapping Glenfiddich Series2010」出现时才得以完成。陈晓朋某种程度如同徐冰造字,但更交错著块体、色彩、框架,既不期待我们真能读出、辨出什么,也不期待我们欣赏形式美感,却是「(它)代表一种推测的抽象思维」(语出自过渡/映射展览图录),一种线索。

 

若城市是全球化的转运站,那么当代艺术中的显学、那些以为拍摄城市之间差异的类型学摄影,才是再现了形式化与标准化(我们经常难以分辨这类摄影中A城市与B城市、C艺术家与D艺术家间的不同),却是陈晓朋归结出简单的符号,创造出一种似乎可认知、却又无法确定的「不同」可能,也同时重新建构了世界。这个线索也同样能够反思抽象主义中对形式的误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