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9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Art Question ! Yaji! ] 多依格有多加拿大?

事實上,移居溫哥華之前,我對加拿大藝術的了解僅止於溫哥華攝影學派,即由傑夫沃爾(Jeff Wall)、依恩瓦歷斯(Ian Wallace)為代表的觀念攝影,還有作品涵蓋影像、音樂、文字、表演的朗迪葛拉罕(Rodney Graham)、以及史丹道格拉斯(Stan Douglas)。來到這裡閱讀文獻後並發現,成長於六零年代的溫哥華藝術家們,創作著激進、實驗、以自我(大多是身體)大膽表現、破壞的藝術作品-慕著全世界最適合人類居住之名而來的新移民,恐怕無法想像這樣的溫哥華藝術史吧。

 

在一次偶然機會,我參觀了一名溫哥華收藏家的收藏,但是大出我所料,我除了能認出收藏中一幅沃爾的大件燈箱、一組提姆‧李(Tim Lee)的行為攝影、和一件最近當紅年輕畫家布萊德‧菲利浦(Brad Phillips)的油畫之外,其他都是我不認識的油畫作品。其中,一幅直徑兩米、粗灰色畫布、以半抽象、半寫實描繪人物和室內階梯的油畫作品,讓我看了很久,色彩豐富但沉著灰色、設計感線條與表現主義的色塊形體互相交雜,我真的看了很久。這是一幅很棒的畫。我問主人這位藝術家是誰?原來是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溫哥華所在省份)的藝術家,長時間任職於美術學院,去年去世。

 

格雷‧霍爾斯(Glenn Howarth)。回家後上網搜尋,資料不多,但我能確信這位藏家,收藏了霍爾斯最好的幾張畫。我想起藏家還有很多其他早期藝術家的小幅風景油畫,繼續上網搜尋:七人畫派(The Group of Seven),我想起一位中國藝術家在我前往加拿大前與我提過,要我好好研究......

 

圖片 湯姆遜,傑克松,1916-1917,布面油畫  加拿大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Canada)藏

七人畫派,由七位藝術家:卡米歇爾(Franklin Carmichael)、哈里斯(Lawren Harris)、傑克遜(A.Y. Jackson)、強森(Frank Johnston)、利斯麥(Arthur Lismer)、麥當勞(J.E.H. MacDonald)、費里(Frederick Varley)所組成。七位藝術家相遇於多倫多,在一次大戰結束後,七人旅遍安大略省,專注於表現加拿大北方風景,一九二零年舉辦第一次聯展,畫派正式成立。七人畫派風格深受歐洲印象派的影響,但卻轉化表現加拿大風景中蕭瑟、清冷、孤獨的一面,打破當時風景畫對「美景」的定義。七人畫派並且有一關係緊密的盟友-湯姆遜(Tom Thomson),湯姆遜雖未曾正式加入畫派,卻與傑克遜並列當時最活躍的藝術家。

 

一九九一年,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Barbican Gallery)舉辦了「真實北境:1896-1939加拿大風景繪畫(The True North: Canadian Landscape Painting 1896-1939)」,展示包括了七人畫派與湯姆遜的代表作品。當時在倫敦求學的多依格看完展覽後,深受影響,且同一時期完成了他最著名的「白色獨木舟(White Canoe)」。但是事實上,多依格早就受加拿大風景的影響,七歲時多依格跟隨父親移居到加拿大蒙特婁,後來成長於多倫多,並在十七歲時開始畫畫,直至十九歲前往倫敦藝術學校求學時,才離開了加拿大。儘管如此,青少年時期的多依格並沒有喜愛加拿大的繪畫風格,他曾經說:「對於加拿大的繪畫,我想我是直到前往倫敦、工作於倫敦時,才能實際上從一個有距離的觀點觀看它們,了解它們是多麼奇怪、多麼特殊的藝術作品」。

 

二零零八年泰德美術館的多依格回顧展中,藝評家萊爾‧雷克斯(Lyle Rexer指出多依格與湯姆遜之間的關係:在繪畫表現上,多依格的「夜釣(Night Fishing)」幾乎可以直接將與湯姆遜的「傑克松(The Jack Pine)」、或其他湖邊風景作品連結,在題材上,多依格作品經常出現的獨木舟題材,似乎是將湯姆遜的死亡疑雲(湯姆遜於一九一七年乘著獨木舟釣魚時失蹤,多日後遺體才被發現,他的死亡是意外或是謀殺?至今仍有許多猜測與傳說)與《黑色星期五Friday the 13th》電影中驚悚的場景合而為一。

 

多依格的作品形象來自電影場景、報紙上的照片,並與自己在加拿大的回憶互相結合,揉合出一種極個人的風景表現:既表面、又複雜、深沈、似乎是我們看過的風景、卻又如此陌生。我相信這與多依格從小的人生經驗有關,若說得生硬些,多依格成長於第一批受全球化經濟影響的中產階級家庭,兒時不斷遷移、接觸多元文化的經驗,讓作品超前地流露出與現在社會相連結的價值觀與文化特質,是一種能感動二十一世紀的情感。

 

 

八月底,我終於要去多倫多了,參加印度朋友的婚禮。行程中不知會不會經過多倫多北邊的唐谷大道Don Valley Parkway)?因為曾經有個藝術家,在唐谷大道旁野草濃密的行人道上,加上了一座彩虹,讓我們穿越喧囂的快速道路,孤單而寧靜地走進彩虹當中。所以,多依格是很加拿大的。只是其實,這次我的提問是過於侷限的,因為就發展成熟的藝術而言,國家已經不再具有任何實質的意義-我們面對的是時代與文化。

圖片  彼得多依格,country rock1998-1999,布面油畫  圖片來源:Victoria Miro畫廊網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