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評論 ] 直到長出青苔 譯者序

生命、時間、歷史,是杉本博司作品的核心,然後從這三點開展出現代主義、建築、佛教藝術、人類學……等,杉本博司研究東西文明的複雜脈絡,最終透過攝影作為媒材呈現。正如他在「骨之薰」一章開頭所述,比起當代,歷史更是啟發他的老師,而他就像一個被耽誤千年光陰才出生的藝術家。

 

 

這樣的杉本博司,一九四八年出生於東京,家族經營的是美髮美容用品商社「銀美」,為二次大戰戰後發展有成的公司,父親且是拜師三遊亭円歌的業餘落語家。但杉本博司兒時未對藝術產生興趣,最喜好的其實是木工與科學。初中時期,因對火車模型的喜好而開始使用相機、拍攝各地火車照片,高中時加入攝影社團,廣泛涉獵文學、音樂與藝術。十八歲進入立教大學經濟學系就讀,卻在社團活動中展現藝術天份,設計的廣告海報獲得全國性大獎。大學畢業後,杉本博司為了未來在廣告業發展,而至洛杉磯設計藝術中心(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學院學習攝影,並在一九七零年代的洛杉磯,重新認識日本及東方文化。

 

一九七四年,杉本博司移居紐約,立志於攝影藝術創作,一九七五年開始製作《透視畫館(Dioramas)》、《劇場(Theaters)》兩個系列,一九七六年一次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的公開作品評論會中,杉本博司將《透視畫館》帶給現任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攝影首席策展人的瑪利亞漢布魯客Maria Morris Hambourg觀看,當下便被紐約現代美術館收藏,之後《劇場》又受古根漢美術基金會收藏,並在李歐.卡斯德里(Leo Castelli)的介紹下,一九八零年於伊蓮娜索納本Ilena Sonnabend)的畫廊首次個展,從此杉本博司定期每三年一次,在紐約最具歷史與盛名的索納本畫廊展出。九零年代起,杉本博司受邀於世界各地展出,二零零一年獲譽為攝影諾貝爾獎的「哈蘇攝影獎(Hasselblad Award」,但直至二零零五年森美術館之「時間的終結(End of Time)」,杉本博司才首次於日本美術館舉辦大型個展。

 

除當代藝術家的身分之外,杉本博司同時是古美術品商及建築師。一九七八年起的十年間,杉本博司於紐約經營古董店「MINGEI」,鍛鍊出對古美術的知識與熱情,建立自己的古美術收藏(參見「骨之薰」)。杉本博司曾完成多項藝術與商業的建築項目,著名作品包括二零零三年「直島地中美術館」的「護王神社在建計畫」(參見「再建護王神社」),二零零九年甫完成的伊豆IZU PHOTO MUSEUM等。

 

 

杉本博司說:「我,從使用名為攝影的裝置以來,一直想去呈現的東西,就是人類遠古的記憶」,《海景(Seascapes)》就是牽繫著人類混沌記憶的作品(參見「能,時間的樣式」)。一九八零年一夜,杉本自問:「現代人可以看到與古人所見相同的風景嗎?」,最初他腦中浮現的答案是富士山與那智瀑布,但若再將時間拉至地景存在前的太古狀態,唯一至今不變的存在,是那一望無垠的大海。於是三十年來,杉本博司造訪世界各地,於斷崖架起大型相機,真謂在天涯海角,等待天時(氣候)地利(地點)人和(無船隻飛機等干擾)的瞬間。接著,在嚴格控管下將底片帶回紐約沖洗、放相,過程細緻講究,以表現極簡中細節變化,甚至裱框都由杉本工作室自行製作。

《佛之海(Sea of Buddha)》同樣源自歷史的想像。杉本博司移居紐約的一九七零年代後半,是當代藝術嘗試將抽象觀念視覺化的時期,興起了代表二十世紀的極簡主義與觀念藝術,在這樣的浪潮下,杉本博司體認到早在十二世紀東方宗教藝術對西方淨土的表達,便是在相同動機下完成的藝術品,代表作為可以裝置作品視之的京都妙法院三十三間堂一千零一座千手觀音佛像。杉本博司以東山升起的朝陽,拍攝下安靜絕美的《佛之海》(參見「末法再來」)。

 

 

一九九九年製作的《肖像(Portraits)》系列,則是杉本博司拍攝蠟像館內亨利八世與其妻子蠟像所完成的作品(參見「無情國王的一生」),而蠟像館的蠟像,則是蠟像師參考十六世紀宮廷畫師小漢斯.霍爾班(Hans Holbein the Younger)的繪畫所製:攝影中所看見栩栩如生的肖像,竟是複寫後的複寫,杉本博司由此告訴我們,攝影並不如我們以為是攝下真實,說攝影不會說謊,本身就是最大的謊言。同樣隱含著攝影思考的作品還有《劇場》系列(參見「虛之像」),杉本博司在電影開始時按下快門曝光,直到電影結束為止,若說攝影所見正為人類所見,相機就如肉眼一般,那底片所記錄下的應是電影的所有細節,但劇場屏幕卻只殘留一方空白:因為攝影與人類最大的不同在於,相機雖然能夠記錄,但卻不能夠記憶。

 

 

世界因欲望存在,攝影也因欲望而生。三十五年間,杉本博司持續製作著受知的欲望所驅使的作品,而這本書便是他知的結晶。能夠擔任本書的中文版翻譯,深感榮幸。最後,要感謝杉本博司先生特別為中文版撰寫序言,居中協調的小柳畫廊小柳敦子女士、橋口薰小姐,藝術顧問Ferrier Toshiko女士,以及支持我藝術寫作的父母與先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