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ART STAR ] 威廉.伊戈斯頓 William Eggleston

能夠和威廉.伊戈斯頓見面,是一次多麼難忘的經驗。開幕當天,伊戈斯頓穿著黑色西裝,筆挺而緩慢地步入會場。七十餘歲的高齡,言語和行動間已顯出年邁與不便,但眼神卻清澈銳利、神情敏銳而沉著。伊戈斯頓最喜好的穿著是西裝,說明了一個將攝影藝術從準確、嚴謹的圖像,拉到日常、平庸的影像的攝影家,對於攝影、對於自己的態度,其實是非常嚴格、謹慎。

伊戈斯頓為打開彩色當代攝影史的攝影家,一九三九年生於美國南部孟菲斯,一九七六年在策展人約翰札寇斯基(John Szarkowski)策劃下,於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舉辦大型回顧展,展名就叫「彩色照片Color Photographs)」。「彩色照片共展出七十五幅伊戈斯頓茲一九六九年到一九七一年間拍攝的美國南方景象,圖錄《威廉.伊戈斯頓指南(William Eggleston's Guide)》則是紐約現代美術館出版的第一本彩色攝影集,亦是當代攝影藝術永垂不朽的經典。

當時,一個未滿四十歲的藝術家在紐約現代美術館舉辦個展,近乎是天方夜譚,更何況展出內容是不被認可的彩色攝影,展覽飽受爭議。今日,伊戈斯頓在攝影史上的地位已不可動搖,一九九八年獲被譽為攝影諾貝爾獎的「哈蘇攝影獎(Hasselblad Award)」,二零零九年於紐約惠特尼美術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的個展再次重申他的地位。但是厭惡他、反對他作品粗俗、私人、犬儒主義的評論家仍然存在,尤其是伊戈斯頓偏好帶有印刷質感的彩色轉染照片(dye - transfer),曾被美國Aperture主編拜羅(Stevan A. Baron)譏為「像是藥房裡的便宜文宣(drugstore quality)」。

伊戈斯頓認為,攝影不可能用言語追隨,他們之間沒有任何連接。在原美術館的開幕中,他再度提出相同看法:攝影是想像(imagine),是無法用任何事物註解的。此次「巴黎-京都」一展中,伊戈斯頓如去年巴黎卡地爾藝術基金會個展時展出他的繪畫作品,抽象的線條和色塊,乍看與伊戈斯頓拍攝的照片有所連結,但事實不然,伊戈斯頓表示,兩者之間不是、也無法互為註解,唯一可能的關聯,應是兩者劉露出的節奏引發觀者想像:「我希望我的作品被看作如音樂一般流動,我喜歡這樣的想法,所以我對於攝影創作,並不是用一張照片的角度思考,而是以一整個作品群思考創作,讓整組作品如音樂般流動」。

二零零七年驟世的札寇斯基,曾對自己成為伊戈斯頓的伯樂如此說道:「我認為我只是冒著讓攝影成為它自己的風險罷了」,而這句話說明了伊戈斯頓之所以重要的原因:伊戈斯頓將攝影從愛德華史泰肯(Edward Steichen)泛美化的嚴謹美學與詩意內容解放出來,並且打破攝影媒材與紀實之間的關係,讓攝影能夠以它本來的面貌,成為藝術-從伊戈斯頓開始,彩色攝影可以是平凡、日常、用類似我們所熟悉的快照風格(snapshot style)、發展出我們常見、卻可以表達個人情感的影像。而這種影像,造就了二十世紀的彩色攝影,無論是美國、歐洲、日本、甚或台灣。

帶著這份敬意,我敬了伊戈斯頓一小杯香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