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04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日本當代攝影專題 ] 時代氛圍的纖細影像 川內倫子 Rinko Kawauchi

2004年和2005年,川內分別出版了《AILA》和《Cui Cui》,將作品拉入生死隱喻。《AILA》源自川內想看到生產的瞬間,憑著這股衝動,川內拍攝了人類和動物出生的場景,但也包含川內自己房間等的日常照片。《Cui Cui》則是川內花費十三年時間記錄的家族照片,最初這些照片只是單純為了回憶,但突然間川內歷經了最親愛的祖父過世,以及外甥的誕生,兩種矛盾又衝擊的體驗,讓川內製作了這本以生命迴圈為主題的攝影集。題目「Cui Cui」是麻雀的叫聲,麻雀是世界每個角落都可看到的鳥類,象徵平凡的日常,說明這本記錄自己家族的攝影集,其實也是所有家族都會經歷的故事。2007年的《Semear》,則是川內受聖保羅當代美術館委託,為當地日本移民一百周年製作的作品。

川內倫子作品的特色,就是她只使用6X6 Rolleiflex雙反相機,她偏愛6X6的正方畫面,因既不是橫的也不是豎的,不但拍攝時能捕捉最鮮明的影像,也增加了畫面的抽象感、柔軟感、以及透明感,加上夢境般溫柔的光線、顏色、以及略帶失焦感的短淺景深,構成了川內倫子受人喜愛的攝影風格。


黃:首先想請教您的新作。去年《PhotoGRAPHICA》製作您的特集並刊登新作,其中令人特別留下印象的,是光和水的「形狀」。請問新作圍繞這個主題嗎?
川內:我並沒有刻意拍攝,是自然而然選擇的結果。

黃:在中國或臺灣存在著很多川內迷,大家都追隨您的攝影風格,但即使模仿作品的光線和顏色,卻無法模仿您作品中特有的抽象魅力。在以前的訪談中您曾說:「我曾經很喜歡畫畫,但是後來發現我無法繪出心中抽象性的、創造性的繪畫……」,所以您企圖將這種抽象的表現在攝影中顯現嗎?
川內:雖然我有意識著,但是我反而注意不要表現得太過抽象,這之間的平衡感,我認為非常重要。

黃:因為攝影本身是「寫下真實」的。這之間的平衡,最後達到了您作品中如夢境般的效果,所以您第一本攝影集的名字《Utatane》,是非常貼切的。您至今還是以同樣的感覺在拍攝嗎?
川內:所謂的現實,在不同的個人所見之下,或多或少產生了差異,甚至同一個人也因時間不同,而存在著不同的現實。我的攝影,就是把在不同時間下我所想看到的東西,忠實地以作品呈現出來。因為我一直對於事物的境界和勿與物的之間抱持興趣,這也成為大多數人觀看我作品的感想。

黃:如夢境般的表現手法,就是使用較淺的景深,讓畫面微微模糊。對您而言,世界真的是模糊的嗎?
川內:因為我本身的視力並不很好,我也沒有配戴眼鏡或是隱形眼鏡。我想這是我讓我的攝影作品也只有小部分清楚的原因。

黃:一路下來,儘管拍攝物件、拍攝地點改變,您作品的風格卻未曾改變。對您而言,您有最喜歡哪個系列嗎?
川內:我的作品反應的是當下的現實中的我,所以要說最喜歡哪個作品,似乎有些困難。但是同樣的,最近製作的新作,是和現在的自己最為接近的作品。

黃:您的作品在日本國內外都極受歡迎。那您自己喜歡的攝影家有哪些呢?
川內:我經常被問到這個問題,其實我喜歡、崇敬的攝影家多到不勝枚舉,但是在此分享一下最近喜歡的作品:我覺得Ryan McGinley的新作很不錯,我的朋友Leonie Purchas今年要出版攝影集,我非常期待。另外,雖然不是攝影家,但是我很喜歡當代藝術家Gabriel Orozco的攝影。
 

藝術家簡介
川內倫子 Rinko Kawauchi
攝影家,1972年生於滋賀縣,2002年以攝影集《Utatane》、《花子》(皆2001年由利特模兒〈Little More〉出版)獲得第27木村伊兵衛獎Ihei Kimura Prize2009年獲得紐約國際攝影中心(ICP主辦的第25無窮獎(Infinity Award年度藝術攝影師獎,經常於日本國內外舉辦個展或群展。主要攝影集還有《AILA》(2004年)、《the eyes, the ears》、《Cui Cui》(皆2005年)、《Semear》(2007年)(以上皆Foil出版)。最近的展覽為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梅森畫廊Meessen De Clercq)及阿格司藝術中心(ARGOS Center for Art & Media)個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