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9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日本當代攝影專題 ] 不可預測的構成攝影 志賀理江子 Lieko Shiga

後藤:CANARY》是你來往、停留日本仙台、澳洲布里斯班、新加坡等地,而完成的作品。
志賀:我因身為藝術家,而被這些城市邀請到當地製作、發表新作,但我認為就創作而言,這是不自然、且非常困難的創作環境,因此我認為我必須大幅改變面對「攝影」的方法,否則攝影行為中的暴力就有可能顯現,讓攝影成為竊取影像的行為。所以我嘗試與那些土地上的人們建立直接的關係,建立相互的意識,再開始創作,而我的方法,就是詢問人們「對你而言,最明亮的場所和最黑暗的場所是哪里?」,然後把他們回答的地點製作成地圖,以此地圖作為路線、實際旅行。旅途中,我看到的事物、相遇的人們、經歷的事情,就成為我攝影的起點。我的攝影是「構成攝影」,也就是作品的內容是刻意構成的,之所以如此創作,是因為我才能在過去、現在、未來之間自由移動,讓「攝影」所具有的意義更為擴大。這就像出去尋人的人後來反而失蹤一般,我透過構成攝影的過程,反而產生對現實提出反論的躍進,作為攝影者的我,在每次按下快門時反而被虛構的現實所震驚,但是其實這個現實沒有主人,也就是說我不知道震驚我的敵人究竟是誰。所以,如果我無法解開究竟是誰、影像中間究竟發生什麼,我就無法繼續前進。

後藤:難道你至今沒有使用過言語,來和自己的攝影對峙嗎?
志賀:沒有,因為對我而言,過去這個方法並不存在。過去,我會將我的照片再翻拍,或一整天凝視著照片,或把照片色彩塗抹掉,或把影像的輪廓重描一遍,可說嘗試過各種可能。雖然我作品的構成基礎都源自我自身的想像,但攝影畢竟是被拍下的影像,最終都將和巨大的他者產生交錯。我瞭解那是不能被碰觸的物件,卻故意透過構成來探索其中秘密。我認為「影像」和「我」之間,存在著非常宗教性的關係,我也經常質疑自己,為什麼會如此依賴影像。

後藤:但是觀看你的作品時,除了感到「依賴」,也會感到「反抗」。
志賀:的確兩者皆有,這就是在流動的時間中的自己,以及與自己完全相反的永生的存在,就像是超級的、永恆的神一般,如果影像「成功」了,它就直接變為存在的現實,那是很恐怖的,它會和歷史、社會密切連接在一起。

後藤:在此我想轉換話題,想問你創作影像的方法,因為當我看攝影集時,會發現不是所有影像都具有均質的強度。
志賀:沒錯,不是均質的,大約可分為五種類型,每種種類就像奧運五輪般稍許重疊:「故事」、「不明的影像(blind image)」、「身體」、我稱構成攝影為「行動(action)」、然後還有「風景(landscape)」。

後藤:這些分類,應該是透過言語後,很清楚地浮現吧。
志賀:在這之前,我認為言語是我完全的「敵人」,因為當現實被文字這個記號置換的時候,現實當中最重要的某些東西、某些感覺,就如此墜落了,當我實際開始書寫時,我發現我只能寫出帶有偽善的噁心、好像哪里曾聽過或看過的文章,我感到自己的言語是被污染的,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出讓我認同的文字,把那種感覺丟棄。我大概反覆花費九個月的時間,才替《CANARY》的每張照片寫出獨立的文章,我現在依然記得不斷反覆修改之間,那種言語突然消失不見的新鮮感覺。透過這次經驗,我讓文字所夾帶的感覺殘留在身體上,作為面對影像的訓練而言,不是非常好嗎。總之,我盡我所能完成了,儘管是幼稚笨拙的文章,但一點也不虛偽。

後藤:也就是身體化了吧。
志賀:儘管當時毫無意識,但現在我瞭解了,當我試著朗誦自己用手寫出的文字,只要有些許異樣感,那就是「虛偽」。這和「矛盾」不同,「矛盾」是越出現、反而越真實的情感。我覺得我這個方法很好,所以這些文字,都是會讓我自己想吟唱的文字。

後藤:聽你一說,我感覺在你內心,有一種很強烈的相反的情感。你對不知道的事情,就算存在著異樣感,你還是會正視它,然後著迷于超越它,若是平順的事物你反而沒有興趣,這就是你創造出「影像的強度」的秘密。
志賀:在我書寫《CANARY門》的過程中,我不但注意到「愛」,也注意到「暴力」,我很討厭在這個過程中,把那些異樣感留在那裏,所以才會不斷反覆,但這並不是「矛盾」,我認為越複雜的事情,在不斷重複之後就會越能瞭解。我以負面的心情執行「行動」,而不想執行攝影,否則「影像」的回饋就會成為一去不返的東西。

後藤:所以你現在回到日本,前往日本的東北……
志賀:現在只是個開始,還沒形成明確的計畫。我現在居住的地區,就像我往地圖上射飛鏢、隨機挑選出的地點,我完全沒有思考、沒有進行事前考察、只是憑感覺選擇。但這樣反而好,現在我每天都有新的發現和驚喜,有著不知從何而來的熱情,也讓我感到命運。


藝術家介紹
志賀理江子 Lieko Shiga
1980年生於愛知縣,2004年倫敦藝術大學畢業,曾在大阪graf media gm舉辦2001年「Floating Occurrence」、2003年「Jaques saw mw tomorrow morning」、2005年「Lilly」三次個展,2004年參加山口藝術情報中心群展、2008-09年東京與雪梨的「Trace Element)」群展後,經常獲邀參加日本國內外展覽。作品集包括Lilly》(藝術節拍出版)、《CANARY》、《CANARY門》(兩者皆赤赤社),2008年獲木村伊兵衛獎,2009年獲紐約際攝影中心之無窮獎新人獎。
網站
http://www.liekoshiga.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