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9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It Must Be Your Sexy Way ] 專文 It Must Be Your Sexy Way

一個談論性感的社會,首先代表其默認成人的情色存在,因唯有明白情色何以奴役人類,才明白為何須將情色以某種姿態加以隱藏。性感,就是在可接受的道德範圍內,以具美學的語言隱藏色情的方法。也因此,談論性感的社會,在道德和美學上已發展到某種高度,迫使人類不能再直接談論色情和性,卻在輾轉的性感中,讓人類聯想到性,或屬於性的魔力。談論性感的社會同時是要求與眾不同、帶有反對和傲慢的,性感來自於英雄主義及自我崇拜的熱切需要,就如波特萊爾描述浪蕩風流,性感也是對固有教條的不斷衝突,造成的叛逆和變態激動著人類感官,時而庸俗,時而詩意。

 

性感誕生後,社會不斷製造用以生產性感的機制和產業,因為作為連結性最有效的形容詞,性感是人類最重要的消費動機,也是資本主義中最堅固的思考邏輯。

 

 

策劃「It Must Be Your Sexy Way」的想法,來自在台灣少見性感的藝術、藝術家、展覽。緊接著,我發現台灣是除了在直接通達到性的地方以外,絕少談論、表現性感的社會。為什麼?是否因台灣文化持續幼年化的緣故,讓我們不再理解成人的情色?是否因台灣過度發展政治和意識型態的緣故,讓我們無暇欣賞帶有性魔力的隱喻?還是我們不曾察覺自己和日本是同樣壓抑?但日本還有性感的餐廳和藝術,我們甚至把異國情調的性感、甚或被儀式化的性感都省略了。「It Must Be Your Sexy Way」是一種嘗試,從美、色情、情色、性、時代、暴力、死亡中,企圖在台灣製造一點性感聲響的嘗試。

 

 

時代的性感

當我們重新審視一個時代時,性感是其中的關鍵字,尤其在流行產業輔佐下,性感符號必須無止盡的被創造,以讓我們清楚緬懷某種氣氛,為一種時代的性感。

 

筱山紀信(Shinoyama Kishin, 1940)於1960年代拍攝的裸體照片,說明當時對女體美詩意性的崇拜,在黑白攝影中,女體如同雕塑般擺設,嬉皮和浪漫主義對應削瘦和豐滿的性感觀點,同時在時代中並存,也同時在攝影中呈現,是最具代表性的歷史作品。2009年,筱山紀信在東京街頭為知名AV女優明日花Kirara拍攝「NO NUDE 2」寫真集,一度因妨礙風化之嫌遭檢方調查,但完成的作品正是此時代的性感-歡樂的、享受的、日常的、色彩繽紛的。一幅便利商店中擺弄驚嚇和誘人姿態的明日花,不就是我們現在生活和情慾的寫照嗎?

 

對於時代,我想提出年輕藝術家拔水摩耶(Nukumizu Maya, 1982)的作品,以對被制式思考的動漫提出反思:在可愛渾圓之外,難道沒有其他動漫表現存在?拔水磨耶是新一代動漫開拓者,綜合少女漫畫和黑色哥德表現,直接刻劃女性和性,經常使用放射狀和爆炸狀的線條,是動漫未曾出現過的強烈。同樣年輕的王琬瑜(Wang Wanyu, 1987),則以攝影記錄台灣這個世代的性感,在我們看過太多虛擬幻象後,會發現時代真實散發的訊息,難能可貴。

 

 

身體的性感

如同王琬瑜,米原康正(Yonehara Yasumasa, 1959)以拍立得拍攝時代的性感,直接揭露年輕女性的美與性。Cheki私密的特性,讓這些性感身體宛如近在面前,重複的、盪漾的微笑,或是性愛時誘惑的臉龐,這種甜美的情色是誰都想要擁有的。只是談到此,我突然發現近年社會已鮮少談論女性物化的議題,女性主義在資本主義運作中消聲匿跡,對於身體的性感,我們現在究竟以怎樣的態度在面對呢?

 

王孟飛(Wang MengFei, 1982)揭示了另一種身體的性感,殘缺的性感。從2008年開始,王孟飛不斷畫著殘缺女性的身體,這些女性漠然地站在畫面中央,以一種無法保留自己的姿態出現,等待著我們審視她的殘缺。這種感覺挺讓人傷痛,女性在社會中遭受著苛求完美的眼光,無力掙脫。2009年,王孟飛作品開始有些轉變,身體變成和機械儀器的交織,跳脫性別的侷限,王孟飛將身為人類的無奈和殘缺,靜靜流露出來。相較之下,大野智史(Ohno Satoshi, 1980)的繪畫則是強力的宣洩,這些為藝術家自畫像的長髮男性,伴隨著噴漆、線條、油彩所堆疊出的抽象筆觸和符號,展現一個年輕藝術家的可能性。席時斌(Hsi ShihPin, 1977)和劉麗勇(Liu LiYong, 1980),則以物的角度,隱喻訴說身體的性感,席時斌從綠藻體得到造型上的靈感,轉喻為性器和性愛的起源,劉麗勇則以紮實的寫實技巧表現鬆軟的果肉,火紅濕潤,充滿慾望。

 

 

死亡的性感

此次展出兩種西尾康之(Nishio Yasuyuki, 1967)的雕塑,都傳達西尾康之對創造生命的追求:不能以素描打底、不能鑄模、必須以雙手直接製作的陰刻雕塑,是西尾康之感到傳統雕塑在生命力表現的侷限,而獨自發展出的技法。同樣地,直接捏製的紙粘土雕塑「太空女孩」,也是西尾康之以雙手細緻形塑的生命原形。但是,這些藝術家堅持使用雙手創造的生命,卻被設定在死亡狀態,為什麼?西尾康之說,因為雕塑永遠無法讓真正的生命棲息,對於追求創造生命的西尾康之而言,創造一個死體,一個生命曾經棲息卻再也不在的死體,是他唯一可以接受的表現。

 

最後的性感,就是死亡。因此,荒木經惟(Araki Nobuyoshi, 1940)的作品幾乎無需解釋,他帶領我們怎麼閱讀性、性愛、死亡,以一種不憑藉象徵、不依賴意義的眼睛,所以他說相機就是性器,因為攝影是唯一可以驅除象徵意義的藝術型態,拍攝的瞬間如同高潮一般真實。最後,我們來到Peter Tscherkassky1958)的「Outer Space」前,這件作品受歐洲知名收藏Thyssen-Bornemisza珍藏,並曾在東京森美術館展出。Peter Tscherkassky為奧地利知名實驗電影大師,他認為被電影膠卷制約的影像潛藏暴力,當暴力突破制約時,所有的影像將變得感官且肉慾,在「Outer Space」中,被撕毀的聲音和影像構成抽象的節奏,故事意義破碎、激烈,讓我們不知該如何拼湊。那是一段夢、一段暴力、一段死亡。死亡之後,留下一個反抗而性感的眼神。


It must be your sexy way

展覽時間│2010. 03. 06 ~ 2010. 04. 04 (TUE-SUN 12: 00-18:30)

開幕茶會│2010. 03. 06SAT1500

參展藝術家:│荒木經惟 Nobuyoshi Araki│席時斌 Shih-Pin Hsi│劉麗勇 Liyong Liu│西尾康之 Yasuyuki Nishio │拔水摩耶 Maya Nukumizu│大野智史 Satoshi Ohno│篠山紀信 Kishin ShinoyamaPeter Tscherkassky │王孟飛 Mengfei Wang│王琬瑜 Wan-Yu Wang│米原康正 Yasumasa Yonehara

策展人│黃亞紀 (Yaji Huang)

 

It must be your sexy way

04 April to 06 March 2010

Opening Reception│15:00, Sat. 06 March 2010

ArtistsNobuyoshi ArakiShih-Pin HsiLiyong LiuYasuyuki NishioMaya NukumizuSatoshi Ohno Kishin Shinoyama│Peter Tscherkassky│Mengfei WangWan-Yu WangYasumasa Yonehara
Curator
Yaji Hua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