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Art Question! Yaji! ] 藝術家到底是什麼?

這讓我回想自己上篇文章,有人提及我的表達不夠清楚。在經濟決定一切的全球化藝術市場中,藝術被消費的狀況將更為加劇,這時美術館的專業度將更為重要,策展人必須以對國際藝術的認知,拋棄市場浮動和人情關係,準確地為美術館策劃展覽和收藏,以專業做有意義的事,為時代留下正確的藝術品,這是我主要的意義。看到這則新聞後,我感到自己文章的不足,必須補充:面對市場上大受歡迎的藝術家,我們都必須拿掉因為經濟所帶來的正反影響(無論因高價而追捧或鄙視),客觀了解作品的好壞,因為經濟和商業本身沒有錯,經濟和商業與學術並非對立,重點在於人,也就是專業度。這個話題先到此打住。

 

去年十二月底,我在台北看了周育正於貝瑪畫廊個展「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周育正表示,這個展覽源自於八八水災後的藝起義賣,當時他想到,藝術家之於社會究竟能做什麼?因而產生一系列的作品。這個想法甚至可以把社會這個對象括去,更直接地問,藝術家究竟能做什麼?或是,藝術家究竟是什麼?恰巧這也是我最近思考的問題,因為時代和經濟改變了社會氛圍,藝術產業也正面臨結構性的變化,尤其是藝術品的生產端。

 

1969年,吉爾伯特和喬治(Gilbert & George)第一次以穿著西裝的Living Sculpture雙人組出現,在他們決定以表演作為藝術家的終身定義後,接下來四十年間,吉爾伯特和喬治永遠以筆挺西裝見人,並每晚從倫敦東區的Spitalfields如行軍般地外出吃飯。去年七月,吉爾伯特和喬治在倫敦White Cube個展時提到,現在他們這身打扮已不再如1970年代帶有嘲諷意涵,而電視真人秀中,比比皆是和他們相同的Living Sculpture。不過,吉爾伯特和喬治已為行為藝術立下典範,而他們認為「藝術是為所有人存在(Art For All)」的藝術家論,在當代藝術愈來愈不容易理解的二十一世紀,顯得更為誠懇、重要:「我們希望我們的藝術可以跨越知識的界線,直接對著人們的生活說話,而不是對著人們的藝術知識說話」。

 

我也想起波伊斯(Josef Beuys1974年剛抵達美國時,在紐約René Block Gallery所做的行為《I Like America and America Likes Me》。波伊斯一下飛機後,他便把自己用毛毯包裹、用救護車送到了畫廊,完全沒有碰觸到任何美國土地,然後,在畫廊與美國土狼一起生活了三天,慢慢和土狼建立感情,甚至訓練土狼在每天送來的華爾街日報上便溺,或互換毛毯、草地而睡。三天後,波伊斯又被毛毯包裹、搭上救護車、被送到機場,這是一個充滿破除美國和人類優越感的作品。波伊斯的社會雕塑概念,認為社會本身是一個巨大的藝術品,而其中的每個人都是藝術家。

 

1990年代後YBA興起,當時看起來藝術家的形象變得如此清晰,現在似乎卻又模糊起來。因為過於清楚的藝術家個人特色,卻讓人開始忘記,藝術家究竟能做什麼?藝術家究竟是什麼?這樣說也不是要把藝術家「神化」的意思,不過,現在藝術家可以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而6070年代「人人都是藝術家」還只是一種理想,現在卻也太多人都可以做藝術家。

 

周育正的展覽中,周育正討論藝術家和畫廊的合作關係、討論藝術家的生產如何對社區產生貢獻,但是我最感興趣的,還是比較微觀的《為我自己找個工作(Find a Job For Myself》這件作品,《為我自己找個工作》的有形部分就是一張輸出版畫,但更主要的是販賣「藝術家的勞動」:收藏者將得到周育正與他討論、執行一個計畫,最長時間可達一年。也就是說,在《為我自己找個工作》中,藝術家的工作被轉換成一種勞工,藝術品的「成本」,從以前被藏匿起來、被浪漫化的想像,到現在成為收藏家真正可以看到的「時間、材料、勞力」。在我們這些講「藝術探討」的人而言,是一件非常觀念的作品,但是就一般的勞動社會來看,不過就是貼出一張零時工的公告和價格罷了。當然,這就是觀念所在,也給我們這些「擁有藝術知識」的人,很大的一個反省。

 

儘管周育正的觀念,或是周育正把藝術家從社會中獨立表演的個體(如吉爾伯特和喬治、波伊斯)轉為涉入社會體系的個體,都不能說是全新的,但是當藝術家這種職業面臨變化的時候,當藝術家之於藝術生產不是過於觀念化、就是代工化的時候,這件把藝術家變為勞工的觀念作品,意義仍舊豐富多面。另外,周育正擴充了義賣中的「贊助」概念,他提及這是一種角色連結和轉換價值的手法,但我更認為他所闡述的是角色互換,向來被公共體系贊助的藝術家,現在轉而贊助公共團體。在這裡我又反省起來,藝術家或藝術產業何時才能脫離弱勢的社會形象?為什麼是由藝術產業界自己決定哪些人可以受到贊助?為什麼誰是藝術家是由藝術界決定的呢?寫下這些問題時,也算屬於擁有藝術知識的我,心裡一邊害怕被非藝術產業界的人決定,一邊也意識到這就是藝術產業界應該面對的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