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評論 ] 愛情賓館和伽利略的牙齒 論劉麗勇

日本約有25千家愛情賓館,使用者年齡廣泛,除了情侶外,結婚夫婦偷情者、嫖妓者都是愛情賓館的顧客。愛情賓館發達的原因,在於便捷性和隱密性:賓館多設在車站或餐廳聚集區,入住退房不需面對任何人員,自動販賣機型服務免去了和人接觸的尷尬。豪華的賓館更設定各種情景,如地鐵車廂、遊樂園、監獄等,也提供各式扮裝服飾。
愛情賓館源自于江戶時期的茶館,當時遠離交通幹道的茶館,不但是旅人下塌和嫖妓的旅舍,也是地下情人幽會的場所。在現代,愛情賓館象徵了日本私人空間的缺乏,尤其反應對明明活躍的性的壓抑和回避-最好的解決之道,便是將其隱匿起來,在愛情賓館之中。

近年中國廣泛開設洗浴中心。在國人心中,洗浴中心源自于羅馬的貴族浴場文化,羅馬貴族在此社交、買賣、高談國事,並在浴場中用餐、健身,和現今國內洗浴中心並無差別。殊不知羅馬帝國帝政末期,浴場淫亂充斥,公開的淫亂放蕩成為權力的必須,是社會地位和影響力的象徵。

在食方面,羅馬人最初對食的要求十分簡單,多食穀類、蔬菜、雞蛋等無需特別加工的食物,甚至麵包都很少實用。隨著帝國的繁華和擴張,羅馬人的飲食習慣發生變化,上等的葡萄酒、來自各國的奇珍異果,麵包也開始區分鬆軟或酥脆的品種,魚、肉的需求大量增加。在烹煮時,羅馬人使用大量香料,特別偏好花椒和蜂蜜,說明對酸甜、辛辣食物的喜好。逐漸地,晚餐成為羅馬人非常重要的一餐,是必須招待宴請的社交晚宴,從下午四時開始,不到半夜無法結束。
貴族的淫亂奢華,最後引致內憂外患,西羅馬帝國於西元476年滅亡。

食色,性也。性愛和食物的享樂,解釋一個社會文明和經濟發展的狀況。劉麗勇的油畫,由日常所食、辛辣的剁椒魚頭、紅燒肉,到飯後小食的西瓜甜品,最後,我們看到生的、未熟的鮮肉出現,以及一排排濕黏不整的牙齒。

中國的洗浴和宴請文化,在開放和經濟的進步下,既是繁榮的象徵,也是人類享樂縱欲、數千年未曾改變的天性。劉麗勇以寫實而近距離的視點繪製食物菜肴,顏色血紅和食物油潤的表現,在提供色、香、味的聯想同時,也造就一種生、鮮到極端,反而令人倒胃的真實。其中,2008年開始出現的西瓜,從半粒西瓜切面,逐漸縮小到被瓜子坎入的一小片瓜肉,如此貼近的觀看,幾乎讓人嗅到西瓜獨特的生鮮腥味:明明是蘇東坡都愛的冰漿仙液,在劉麗勇的筆下,滲出水份的瓜肉與剛剖開的動物生肉無異,還有股蠕動般像要噴爆開來的感覺。從這裏,劉麗勇開始真正畫起了生肉,2009年完成兩米三的巨幅連幅中,微觀下的生肉油脂和筋肉延展開來,成為一種天地景觀,設想走在柔軟濕滑的腥肉之間,肉林酒池就是如此。另一道風景,則是牙齒與牙肉構成的山林,此六連幅中人的口腔被拉平、拼湊,唾液自參差歪斜的牙齒上緩緩留下,帶著水氣的熱氣似乎正由嘴中呼出。這些不知是誰的嘴,究竟為何而微張?


圖 / 劉麗勇, 2009, oil on canvas, 150x230 cm x 2, 亦安畫廊提供


在白人建構出的文明標準中,一口潔白的牙齒被視為文明富有的象徵,這種文明性的強迫潔淨甚至連口氣都要求。在歐美或日本,美白牙齒、清新口氣的產品不斷推陳出新,人們為污黃或排列不整的牙齒感到羞愧。其實早在羅馬時代,羅馬人就知道用動物骨灰作為牙粉清潔口腔,更有文獻記載,奢華的羅馬貴族會花下重金購買葡萄牙人的尿液,只為美白牙齒。

牙齒,既是文明的象徵,又是欲望的出入口。劉麗勇的所有繪畫,都僅扣住文明和欲望之間的關係,也就是當下中國社會最真實的側寫。或許是身為女性的緣故,劉麗勇對於這一主題的表現並不直接,甚有著壓抑和回避,但透過她成熟的繪畫技巧,觀者不難從近距離再現的日常景物中,體會到物件和欲望的轉化。而持續開放中的中國,除了消費性和資本性的縱欲體系外,到底有多少空間讓人們去表述和實現自己的欲望?

圖 / 劉麗勇於北京亦安畫廊展出風景, 2009


2009
11月,新聞報導了一則有關伽利略牙齒的消息:義大利佛羅倫斯科學史博物館表示,一位歐洲收藏家在偶然的機會下,從拍賣會買下一個容器,後來證明此容器是1737年伽利略的崇拜者在伽利略死後95年的平反喪禮中,自其遺體割下一顆牙齒和兩跟手指所使用的容器,而牙齒和手指也連同容器被得標收藏家購得。1610年,伽利略公開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說,反對自羅馬時代以來托勒密的地心說,因此威脅到天主教教會的正當性,教會對伽利略提出警告,但是伽利略繼續在著作中捍衛自己的觀點。1615年,教會對伽利略進行審判,認為其有異端之嫌,強迫伽利略承認錯誤,並將伽利略軟禁,直至1642年過世為止。羅馬教會正式對伽利略事件表示道歉和遺憾,已是1992年。


伽利略的牙齒,和宇宙間不容扭曲的真理一起,跨越了四個世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