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市場新聞 ] 超平面的物體性

的確,展場中展出的新作《達摩大師》、《Dumb Compass》在質感細節上呈現出豐富層次,但第一眼看到時,必定會被色彩的濃密所震撼,《Dumb Compass》的黑色讓人感到絹印才能達到的油墨感,甚或超越了絹印,有著宛如漆器般的光澤。從版畫的版數來看,村上隆2000年後版畫版數約為50100版,但是這兩年版數卻降為3050版,村上隆表示,這主要是因為品質的提升讓版畫的製作過程複雜太多倍,實在無法大量製作,例如一張《達摩大師》必須製作100多個版,分刷約150次,價格上卻因版數還很前面,比起蘇富比中10月於香港拍出的價格(一張有LV熊貓的版畫《Untitled》拍出64萬港幣),的確顯得很便宜。

 

而在三芳的村上隆工作室中,這次紐約Gagosian個展同系列的其他石獅作品,製作到途中地放置在繪畫工作區內。村上隆的繪畫作品中使用絹印,把一層層細節加上,然後再用消磨的手法,將原本堆積的顏料打磨出質感,加上色彩微妙的變化,真的必須讚嘆他是日本當代藝術的職人。當然,村上隆的作品還是扣緊日本傳統和當代藝術的命題,石獅的顏色來自於日本浮世繪,現場還出現了將要以若沖作品為主題的草稿,而消磨質感則回溯到沃活的氧化繪畫(oxidation painting)。村上隆的繪畫團隊目前共有30餘人,為了能夠即時在顏料乾燥時立刻進行下一步處理,繪畫團隊分為兩個梯次二十四小時的工作,但村上隆的作品並無因此超量生產,主要因繪畫質感的細緻變化需大量層次處理,例如這次在巴黎Perrotin展出作品中,一件作品製作花費了七年之久。目前村上隆除了在日本有這樣的繪畫團隊外,紐約長島也設有繪畫工作室,同樣進行著繪畫製作。

 

村上隆最新的達摩石獅,都是日本和中國神話中不知是否真正存在的人物‧生物,仔細思考,便會發現村上隆的作品從未出現過真正存在的生物,一切都是藝術家的創造。雖然現在的我們看來,村上隆的DOB君、Kakai Kiki過於可愛,但若就時代長遠的洪流,村上隆告訴著我們這和古時根據當時文化所擬造出的虛擬角色並沒有不同,相較西方對於現世追求(如沃活永遠畫製著名人),這種寄託於虛擬角色是東方藝術的根本傳統之一。有趣的是,村上隆作品中唯一出現的真正角色,便是他自己,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他將自己放置在名人文化的自我行銷,但若將想法往日本秋葉原文化,及數位時代中原作概念的喪失推去,這或許說明了當代文化的虛擬性走到最後,真正販售的原件只剩藝術家自己,並且是一個虛擬化的自己。

 

三芳工作室外,村上隆親手種植著最喜愛的蓮花,每年他都將結出的種子再種植,等著看到一整片的蓮海。這是我這次日本行中,看見與印象不同的村上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